当前位置:首页 >> 芯片

藩国蔡澜大陆好导演屈指可数新导演文字功力很弱

芯片  |  2020-07-24  |  来源:河源物联网云平台

江南时报 我叫蔡澜,听起来像菜篮,买菜的篮子,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 蔡澜在其个人微博上这样介绍自己,身为美食家,他毫不掩饰对吃的热爱。然而,如果仅以美食家的身份去理解蔡澜,又未免过于狭隘。

蔡澜与黄霑、倪匡、金庸并称 香港四大才子 。1941年出生于新加坡的蔡澜,祖籍广东潮州,曾留学日本,在香港工作,说粤语和普通话的他也通 晓英语、日语和法语。50多年的从业经历,加之于他身上的头衔很多:电影制片人、电影监制、美食家、专栏作家、节目主持人、商人。

年过七旬的蔡澜似乎不在意年龄,一次次的身份转变,他并不在意转型是否来得为时过晚。2014年9月蔡澜在淘宝开店,卖自创茶饮和蛋卷品牌淘宝官方微博炮轰微博,为此还专程去阿里巴巴总部取经。当问及他最看重的身份时,他只简单一句, 下一个变出来的身份吧 。

蔡澜从小爱看电影,读书时为了能看懂外文电影,他上午读中文学校,下午读英文学校。中学时已尝试写影评及散文,并被聘为报纸电影版副刊,挣 了不少稿费。留学日本期间,他学习的也是电影制作。1957年,蔡澜得邵逸夫厚爱,担任了邵氏电影公司的驻日经理,后又被派去韩国、台友luoanren在帖子中写道:那些年湾等地区当监制。 40年电影生涯中,他常驻各地,监制了大部分成龙在海外拍的戏。

那40年也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香港电影不仅在东南亚有广阔的市场,甚至能卖到澳洲、非洲和北美洲,而巨大的资金回流又可以给电影制作充实新 鲜血液,形成良性循环。然而随着盗版猖獗,这些市场一个个消失, 以前我说不要怕,翻版要2个小时,等有一天像印钞票一样印的时候,就要怕了。 蔡澜说, 果然这个年代来了,影碟翻版很容易,市场迅速萎缩了,所以香港电影转而和大陆合作,香港特色濒临灭绝。

谈及目前大陆的电影产业,蔡澜认为虽然市场很大,好导演却屈指可数。 新导演文字功力很弱,没有好好看书。 他说, 拍电影一定要看资料,和很 多导演聊天。他会说这场戏像美国的一场戏,这个特技像哈利波特,永远是二手形象。我们拍电影的时候是从文字变成银幕形象,现在资料多得很,还产生不出一个 好的电影,应该怪谁呢?

从事电影制作一晃40年,有一天蔡澜突然发现, 原来自己不是喜欢制作电影,而是喜欢看电影 ,于是他停下手中的工作,开始拿起笔杆子,为报纸 写食评。香港《东方》的评论专栏 龙门阵 、《明报》的副刊上,皆有蔡澜的专栏。《壹周刊》创刊后,蔡澜每周供稿两篇,一篇杂文,一篇食评。

时下中国人最讲究养生,全世界公认的健康生活方式就是低脂低糖少吃动物油,而身为世界华人健康饮食协会荣誉主席的蔡澜却不以为然。他认为,最无聊的一条健康意见就是 不吃猪油 ,甚至将 健康秘诀七个字,抽烟喝酒不运动 这种反主流的生活方式写进书中。

对于年轻人爱用 吃货 自居,蔡澜更是无法理解。 为什么要将自己降得这么低呢?这个社会已经把人降得很低了,不必自己再低了。 他也称自己并 不以美食家自居,而只是一个很喜欢吃东西的人, 简简单单,人的生命和想法越简单越好,简单随性是我的人生哲学 , 任何规定的东西我都不喜欢,我从小就 是叛逆的个性,让我做些平常人要做的东西,我最讨厌了 。

这种与生俱来的 简单随性 也体现在交朋友方面,蔡澜有一篇 如何识人 的文章近日在微博疯转,文中介绍了自己如何根据外貌、气质和语态去判断别人的为人。对于朋友,蔡澜秉持着宁缺毋滥的态度, 如果和我不是一种人,和他们交往完全是浪费自己的生命。

脚趾变厚是灰指甲吗
类风湿手指变形怎么治
南京治疗白癜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