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5G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北京限购令下演绎牌照疯狂

5G  |  2020-02-20  |  来源:河源物联网云平台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北京限购令下演绎牌照疯狂

不愿"坐以待毙"的经销商们开始谋求新的"出路",并推出了"代客摇号"的服务,"背车族"也开始活跃起来。一场围绕牌照的"冒险者游戏",以规则各异的方式,在心急如焚的消费者和经销商间悄悄上演。

经济观察报2月28日报道 "什么?30万人摇1.76万个车牌号?!"急于在京购车的孙先生在惊讶之余,叫苦不迭。孙先生的家在望京,每天乘公交车赴西四环上班,原想2010年年底就买辆车的,但一直想等着价格降些再出手,谁知道,却等来了一纸限购令。

和孙先生一样叫苦不迭的,还有京城的经销商和二手车交易商户。由于购车指标稀缺,有车市"晴雨表"之称的北辰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整个1月份仅卖出了2700辆车,同比下降30%,比去年12月份下降了76%。春节期间才卖出8辆车。更让销售人员郁闷的是,摇号第一个月,虽然中标者为1.76万人,但同月的新车上牌数却不足2000辆。

不愿"坐以待毙"的经销商们开始谋求新的"出路",并推出了"代客摇号"的服务,"背车族"也开始活跃起来。一场围绕牌照的"冒险者游戏",以规则各异的方式,在心急如焚的消费者和经销商间悄悄上演。

图生意的坏主意 自北京市出台限购令开始,"代客摇号"服务的广告促销语便在手机和互联网上此起彼伏,甚至一些豪华品牌4S店也提供这种服务。

孙先生曾经咨询过那些提供 "代客摇号"服务的经销商,他们要求消费者交纳5000元左右的定金,并签订"代客摇号"服务合同。合同内容包括,必须在该店买车并额外交纳5000元的购车服务费。而经销商则保证消费者在一定时间之内可以买到车。

业内人士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经销商想的办法,无非就是 ''背车''。"据消息人士透露,经销商也是通过帮助消费者在网上申请购车指标参与摇号。但一旦在一定时间之内没有得到指标,则会找到名下有三年以上二手车的车主,由车主将二手车进行报废,这样,车主就能重新获得新车购买指标。真正想购车的消费者,则用这一指标购买新车。而新车的车主则并非消费者,仍为二手车车主。经销商会承诺,待购车人得到指标后,再进行过户。这就是业内俗称的"背车"。

早在2005年之前,北京就出现过"背车族"。北辰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总经理迟亦枫回忆称,当时,没有北京市户口的外地人购买北京牌照的轿车受限制,再加上信贷受限,所以有一些北京户口者便有偿提供其北京身份证为非京籍购车者办理登记手续。而提供身份证的人"背"下了这些车的"户口",成为"背车族"。

2005年3月,北京市出台新规再加上2006年北京市交管局要求机动车登记实行"实名制",使得背车族逐步匿迹。但随着京城汽车限购令的实施,背车族又开始重现市场。

与个人"背车"不同的是,一些心急的经销商,也以企业的身份铤而走险。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经销商负责人告诉记者,有些经销商在限购令出台之后,立即备案了数量车在公司名下,顺利取得了牌照。

不过由于摇到号的首批消费者目前购车行为并不多,因此,一些经销商便想出了"租赁汽车牌照"的办法,来吸引没有指标的购车者。购车者可以来店购车,并开走备案车。车辆产权所有人仍为经销商,等到购车者得到指标之后,再进行过户。

有知情人士透露,经销商将按照购买新车的价值收取牌照使用租金,金额在100元至300元不等。也就是说,经销商成了"背车人"。

除新车交易外,二手车牌照交易也暗现。 "二手车圈里有很多人都开始炒带牌车了。"从事汽车销售已经五年的张凡,此前总是忙忙碌碌,但这次限购令使他一下子清闲了许多。

张凡说自己心眼太实,因为圈里一些 "活分"的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他向记者透露,对于在限购令出台之前已经进行备案的二手车如何过户和带牌销售,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说法。但是有些经销商不想再等,而是将二手车高价带牌卖给消费者。

双方签订协议,如在一定时间之内无法过户,则退还相关费用。在过户之前的这段时间,车主还是二手车经销商。"大约一台二手车的价格,能比平常高出30%吧,主要是牌照值钱。"

显然,目前市场上存在的牌照冒险,普遍都是以"背车"方式进行。在孙先生眼中,以这种方式进行交易之后,车仍不在自己的名下。而一条更为冒险的"汽车成功过户"网帖,则挑战了孙先生的心理底线。

日前,一条"无需购车指标便可进行二手车过户"的帖子在某网站上被疯传。按照帖子的方法,如果A名下二手车要卖给B,可以通过四个步骤进行过户。

首先,两人议价,以10万元为例;第二步,B付给A10万元,A写10万元借条给B,约定日期还钱,并注明以车做抵押。之后,在约定日期过了之后,B起诉A,要求还钱,A表示没钱,B请求法院判决车辆归属自己;最终,持法院判决书过户。

有报道称,目前,怀柔法院已接到多起类似的咨询,询问能否通过法院裁判获得欠债人的车辆。"这显然是在教大家如何进行虚假诉讼,难道为了买辆车还得上法院?"孙先生无奈至极。

涉险的代价 "如果现行的摇号机制不变,按照每月新增10万人计算,中签率会越来越低。对于心急想购车的人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迟亦枫说。

于是,"一个人买车,全家参与摇号"的事例层出不穷,曾销声匿迹的"背车族"又开始重出江湖。

在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永学律师看来,"背车"并没有违法法律的规定。

但他承认,这类行为存在很大的风险。对实际车主而言,该车因为登记在他人名下,实际车主不能有买卖、赠与该车等实际处理行为,如果需要处理该车时,名义车主不配合,就会非常被动,甚至在日常的验车、上保险、保险事故处理中都会有很多问题。

另外,作为名义车主,如果实际购车人在使用中发生了交通事故对他人的人身或者财产造成了伤害,名义车主也要承担责任。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杨海超同时注意到,限购令规定一人名下只能通过摇号方式取得一个小客车指标,背车人一旦后悔为购车者背车而想拥有自己的机动车,就可能要对购车者支付额外的高价补偿。这必然会引起购车者与背车人的纠纷。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甚至担心,如果双方没有任何文字上的协议,一旦背车人状告开车人私自挪用或偷窃自己的车,开车人都没有证据来表明自己是被"背车"的。

陈永学称,像这种根本目的在于获取购车指标的虚假诉讼因为挑战司法权威,损害法院的司法公信力,严重干扰正常的审判秩序,并且浪费司法资源,影响北京市政策的实施,法院会保持警惕。

罗磊同时也承认,目前还没有任何政策来规避这类行为,"协会将就限购令实施之后汽车交易流程中各环节产生的问题向政府部门进行建议,使问题在萌芽状态时就能得到有效的遏制。"

退行性骨关节病治疗药有哪些
孩子不爱吃饭吃什么食物好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赵娟